清格

Pet-01

詩人Darwin:

这个世界还是存在奴隶制,只不过奴隶变成了人们口中的宠物。




---------------------------------------------------




这是第三次半夜Taylor把Karlie送进急诊室。约会进行到一半被叫回家,看到自家Pet躺在地板上抽搐口吐白沫,为此Taylor又辞掉了新来的保姆。


今晚出门前她还特意交代新保姆不要给Karlie乱吃东西,晚餐约会刚进行到一半,当手机上闪烁着自己家号码的时候,Taylor心里咯噔了一声,不小心就把手边的叉子弄掉了。


约会对象很贴心也非常绅士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Taylor接完这个电话已经无心继续约会。她冲对方抱歉地笑了笑,表示自家Pet好像吃坏了东西。对方给了个了然的表情,Taylor也觉得这个理由逊爆了,估计对方已经认为她不满意他们之间的约会所以随便找了个借口。


Taylor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结很久,抓起包就往门口走。她用电话联络自己的保镖用最快的速度把车开过来,最好能赶在狗仔围堵她之前。好在保镖的速度够快,蹲守在餐厅外的狗仔没有反应过来她就已经上了车。


 


“你给她吃了什么?”Taylor在电话里质问自己的保姆,一想到Karlie现在的状况就头疼。


“我我我...晚餐我按您的交代给她吃了一点鸡胸肉还有水果。她吃完就回了房间,我一直待在客厅。”


“那她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Taylor在电话里质问自己的保姆,又不断催促保镖把车开的快一些。在媒体前冷静自持的Taylor,每次碰到Karlie的事情总是很容易抓狂。


“她那时候下楼说要喝水,我听到声音的时候她...她已经倒在地上了...我也不知道...我明明很小心的。”保姆的语气几乎快要哭出来。


上次是猕猴桃,上上次是牛油果,这次是水。好呀,看样子自己的Pet什么都不能吃。


Taylor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久。“医生来了吗?”相较于Karlie突然病倒的原因,她更关心Pet现在的情况。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到底来了没有!”Taylor提高音量近乎于抓狂。


“Karlie小姐不允许我叫救护车,她说要等你回来。”保姆在电话那头回答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哆嗦。这估计是她做过最难搞的一份工作,谁说在超级歌星家工作会是一种幸运?


 


——该死的Karlie Kloss。


Taylor在电话里咒骂一声。


 


司机还没有把车停稳Taylor就拎起裙子往楼上跑。她有点后悔今天出来约会的时候选了一双跟颇高的高跟鞋,也许穿平底鞋能跑地更快一些。保姆帮她打开门,Taylor径直从她身边跑过去。她在地板上看到Karlie,平时气焰嚣张的Pet正蜷缩在那里不断颤抖,身边有一摊呕吐物。


“Karlie,Karlie...你还好吗?”Taylor语气很担忧,她小心翼翼地抬起Karlie的头,挪动身体让对方能靠在自己怀里。她想让Karlie舒服一些,但现在Karlie基本说不出话,浑身被汗水浸透,只能紧紧抓住Taylor的手。


“你站在那里干嘛!叫救护车呀!”Taylor冲保姆吼了一句,“还需要我教你怎么拿起电话吗!”


畏畏缩缩的保姆吓了一跳,保镖已经及时赶到。


“去医院!”Taylor对自己的保镖说,低头温柔地帮Karlie擦去额头的细汗。


 


一连串的检查,医生对Karlie的病因也束手无策,最后只能先进行洗胃。坐在等候室里的Taylor从刚开始焦躁的心情里出来,一股无名之火在她的心底蠢蠢欲动。在送Karlie去医院的路上她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东西,现在冷静下来,巨大的愤怒笼罩在Taylor周围。


第一个被拿来泄愤的就是那个保姆,她甚至不想自己亲自出马,直接让经纪人结算了工资就让对方滚蛋。接着她冲自己的经纪人发了一通火,到底是在哪里找到这样一个废物,连自己的Pet都照顾不好。


最后,她又把怒火燃烧到Karlie那边。今晚让她担心了很久的Pet,接二连三的因为食物中毒进医院到底是怎么回事。


鉴于当事人还躺在病床上,Taylor决定迟一点再找她算账,至少是等到她安然无恙走出洗胃室的时候。


 


“她怎么样?”看到医生出来Taylor迅速站起来。


“病人情况很稳定,身体有点虚弱,我们打了镇定剂,现在她已经睡着了。”


“所以她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我甚至规划了她的饮食。”Taylor问眼前比自己稍矮一些的医生。可能是因为身高的原因让医生感到一丝无所适从,现在的场景就像课堂里老师的质问。他脑袋里飞快的把自己学到的知识过了一遍,幸好护工及时把病人推出来。


“好好照顾她。”医生说完迅速闪到了一边。


 


私人病房里,Taylor坐在病床旁握住Karlie的手。她的Pet还在睡觉,微颤着睫毛好像沉浸在一个甜美的梦里。愤怒在看到Karlie的那一瞬间已经消逝很多,Taylor再次起身检查了点滴液的速度之后,又坐回了椅子上。


不知道是不是病房里昏暗的灯光,还有夹杂着的那些消毒水的味道让自己恍惚。这种感觉让她突然想到过去一些很久远的事情,也就是十几年前,她第一次见到Karlie的时候,见到属于自己的这只可爱的Pet的时候。


 


那天天空蔚蓝,Taylor牵着爸爸妈妈的手,身上穿着自己最爱的裙子。他们要去Pet交易所,父母答应她七岁的生日礼物是属于她的Pet。邻居家的姐姐比Taylor大一个月,看着对方春风得意地引着属于自己的Pet趾高气扬的模样,Taylor是羡慕的。


穿着黑色西装的一位姐姐接待了他们,然后把他们带到一个宽敞的房间。所有的东西都是白色的,包括站成两排供他们挑选的Pet,有孩子也有成年人。一般像Taylor这么大的孩子都会选择跟自己年龄相仿的这种。


Taylor快速向四周扫视了了一遍,没有找到让自己满意的Pet。他们都不够漂亮,这是一个七岁小女孩的想法。


在生日前的一个星期爸爸突然宣布了她的生日礼物,就在晚餐的饭桌上。那时候她正在跟母亲谈论pet的事情,Taylor用祈求的语气希望自己能拥有一个。但她妈妈告诉她这不可能,她说自己是虔诚的基督徒,相信世人平等。当父亲突然开口许诺她能得到属于自己Pet的时候,Taylor开心的几乎要疯掉,根本不顾这是在餐桌上,离开自已的座位跳着欢呼起来。


“她太小了。”母亲责怪父亲的擅作主张。


“哈哈哈。”喝了点酒的父亲脸颊泛红,“这可能能让她知道什么是承担责任。”Swift先生沿着长餐桌蹒跚走到Taylor面前蹲下来,抚摸着她的金发。“我相信我们的女儿会是一个善良的人。”


 


一直到入睡Taylor都很忐忑,她怕自己母亲成功说服父亲,这种忐忑延续到自己生日的当天。就算这样Taylor还是偷偷用零花钱买了一个项圈,上面印着自己名字的首字母。她认真地整理了自己的房间,把玩具都好好收拾起来,想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妈妈她做好了迎接自己Pet的准备。


因为最近几起Pet袭击自己主人的新闻,母亲还是很担心,始终觉得领养pet会危害女儿的安全。但是看到自己女儿欣喜的表情又不忍心拒绝,她很用心地去挑选这些站在眼前的待选商品。


Taylor觉得这非常无聊,她好奇地环视了一遍四周,被一个小房间吸引。这个房间的门也是白色的,如果不用心看根本不能发现它的存在。


她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移动到了门的旁边,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自己,这才轻轻推开了门。门里很黑,根本没有任何光线。Taylor庆幸自己带了随身的小手电筒,就是一个饰品,还有可爱的卡通形象。


这个房间很大,Taylor往四周照了照,手电筒的光线不足以看清整个房间的模样。


“Hey!”从角落里传来的声音吓得Taylor一哆嗦,她把手电往那边照去,看到了一个被关在黑色铁笼里的小女孩。


“你是谁?”Taylor往前凑了一点,问笼子里的人。


“我叫Karlie,Karlie Kloss。”女孩走到铁笼的最前端。


“你是Pet。”Taylor看着那个女孩,慢慢靠近囚笼。


Karlie点点头。


“你为什么在这里?还有你为什么会有名字?”Taylor觉得不可思议,在她的印象里Pet的名字是跟随主人的。“你之前的主人姓Kloss?”


她们现在只保持着一个铁笼的距离,Taylor伸手摸着铁牢的钢筋。她看到Karlie摇头,然后拉住她的裙摆,“救救我。”笼子里的女孩对她说。


Taylor被眼前发生的一切震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进来的大门就被打开了。母亲焦急地跑过来把她护在怀里退后了几步,远离那个囚笼。Taylor根本没有清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有几个同样身着黑色制服的人冲进来,拿着稍长的电击棒去对付囚笼里的小女孩。


“她是我的Pet,你们在干什么!”Taylor尖叫到。


在场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被电击棒伤害的小女孩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我要养她!”Taylor指着Karlie跟自己的母亲说,又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我要养她。”


“这...”接待她们的女士欲言又止,“这不符合规定,外面的那些才是我们出售的。”保持标准笑容的女士走到Taylor面前想牵着她离开,Taylor只是厌恶地甩开她的手。“她是我的Pet。”Taylor指着笼子里的Karlie。


 


xxx


病床上的Karlie醒过来,想要抬起自己的手却又浑身酸痛,几次未果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手被Taylor握住了。她艰难地从病床上下来在Taylor身边蹲下,想要把她从椅子上抱起来。


Karlie拔掉了手上碍事的点滴针管,艰难地把Taylor抱到床上盖上毯子,然后心满意足地爬上床躺到对方身边。她圈住Taylor的脖子,对方也很配合地完成这个动作。狭小的病床上Karlie往旁边挪了挪,不希望打扰怀里女孩的美梦。


“晚安,小女孩。”Karlie亲了亲Taylor的脸颊。



评论

热度(157)

  1. 清格詩人Darw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