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格

养儿不易(短/完)

GRIMES:

战力up的po猪又来啦~~


这篇是 @六缺一_安灬寧- 点的锤带孩子爱上孩子老师梗 +  @Mors吃了个木瓜 (很久以前)点的牙医锤和老师根的结合体~ (另 @walkingdreams ,这应该算是你想看的带娃梗吧)


其实这两个梗老早就写了,但之前写得不好也没完全写完,今天终于改好了!(机智如我,一篇填两个坑,让我大笑三声)


预警:人物严重OOC!画风严重逗逼


祝食用愉快!端午节快乐!




两个一身黑的一大一小,在一所贵族小学门口站定。


今天是小学开学的第一天。


Shaw有些笨拙地帮身边的孩子整了整头发和衣领。


金发的小姑娘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我都已经七岁啦,何况我可是以后要做国际间谍的人,上个小学而已,根本就是小菜。”


Shaw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Gen实在是太人小鬼大了。


“Stay out of trouble OK? 我下了班就来接你。”


“安啦安啦,我走啦。”


Gen欢快地冲Shaw挥挥手,一蹦一蹦地进了学校。


另一边,一个穿着一身白色洋装,看起来还很小的孩子,伸手拽了拽边上一个穿着西装,身材高大的大叔,“爸爸,你在看什么呢?”


大叔眨了眨眼,蹲下身对着孩子说道,“没什么,宝宝今天第一天上学,爸爸觉得应该给你一个秘密任务,不过宝宝一定要保密,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的秘密任务啊。”


小孩子年纪小,一听到秘密任务就很兴奋,连忙郑重的点头。


男人笑着抱住小女孩,“来,宝宝听好……”


 


Shaw做完最后一台手术,发现已经过了放学时间,匆忙赶去学校。


然而Gen没有出现在校门口。


有些担心地跑到Gen的班级,Shaw却看到Gen和一个小女孩正低着头站在一个老师面前。


看到Shaw,Gen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被老师抓包后又低下头去。


“发生什么了?”Shaw走进教室。


老师抬起头,刚要说话,却在看到Shaw的时候愣住了。


“额,hello?”Shaw伸手在老师面前挥了挥。


漂亮的女老师一下回过神来,有些涨红了脸,“呃,您是……?”


“我是Gen的监护人。”


“啊,难怪Gen是一个如此可爱的小女孩。”


两个小孩和一个大人齐刷刷地看向老师。


Shaw觉得这句话和眼前应该是正在进行中的批评教育画风一点也不吻合。


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下,女老师伸手,“我叫Samantha Groves,是Gen的班主任。”


Shaw简单地握了一下Samantha的手,“Groves老师,Gen做了什么坏事吗?”


“我可是好孩子。”Gen小声抱怨道,收获了Shaw的一记瞪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啦,就是今天Gen和这位Leila小朋友吵架了。”Samantha甜甜地说,“还有,叫我Samantha就好。”


Shaw微微睁大了眼睛,感觉有些诡异,迟疑着说,“她们为什么吵架?”


“Gen说Leila一天都在跟踪她。”


Shaw翻了个白眼;Gen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


看到Shaw的表情,Gen连忙辩驳,“我是真的被跟踪了一整天,连上厕所她都跟着我。”


看Gen的样子似乎不像是说谎,Shaw转头问那个叫Leila的小女孩,“你为什么要跟着Gen呢?是想跟她玩?”


Leila犹豫了一下,闭着嘴巴摇了摇头。


“我刚才问她,她也一直不说。”Samantha有些无奈地说。


“宝宝~”


“爸爸!”


Leila高兴地跳进了刚走进来的高大男人的怀中。


“John?”


“Hello,Samantha。”名叫John的男人笑得温和,却莫名对Shaw也挑了挑眉。


Shaw感到一阵恶寒。


“你和Harry领养的孩子原来就是Leila。”Samantha有些惊异地说,“你们干嘛不告诉我?”


“给你一点惊喜嘛。”John说着,凑到Samantha旁边耳语了几句,Samantha居然可疑地脸红了。


“嗯,那没什么事我就带Leila回家咯,Leila和老师同学说晚安~”


Leila用稚嫩的声音说“老师和Gen晚安”,就牵着John的大手蹦蹦跳跳地走了。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Shaw有些不满,“这就让他们走了?”


“哦,John已经解释过了,一切都是个误会。”Samantha笑得特别开心,“不好意思耽误了你们的时间,不如一起吃晚饭吧。”


Shaw和Gen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Samantha。


Gen稍稍靠近Shaw,小声说,“就算是误会也该是我来说吧……”


Shaw很赞同,可是Samantha丢了句“我去下洗手间很快回来”就跑了。


“这老师看着挺聪明的,原来脑回路这么奇怪。”Gen无语地撇撇嘴。


“不要随便议论你的老师。”Shaw严肃地教育道。


“不过吧,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Gen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话说我们真的要和Groves老师一起吃晚饭?”


Shaw翻了个白眼,“当然不,人家只是客气一下,等她回来我会跟她说。”


很快,Shaw就被自己愉快地啪啪打脸了。


重新出现在教室门口的Samantha,美得惊为天人。


棕色的大波浪卷发被挽到了一边,弧度完美地衬托着Samantha精致的脸蛋,亮色系的眼妆和唇妆让Samantha看起来明快又妩媚。


更可怕的是,Samantha居然还换了一件精致的黑色长裙晚礼服,深V的领口把Samantha性感的锁骨和胸骨展露无余。


虽然没什么胸,但是这个Samantha和方才普通的人民教师简直判若两人,迷人地让Shaw挪不开眼睛。


露出自己最甜美的笑容,Samantha直勾勾地盯着Shaw,用小奶音问道,“我们可以走了么?”


Shaw完全愣在了原地。


机智的Gen已经看穿了一切,翻白眼加摇头,管自己往外走,“今天晚餐估计得我来点了。”


 


坐在高档餐厅里,Gen像个小大人一样,帮三个人点好了餐。


因为两个大人一直忙着互相眉目传情。


Groves老师Gen暂时不算熟悉,毕竟今天是上学第一天(尽管Groves老师的脑子显然不大正常),但Shaw是医生,性格又冷淡,平常总是一副禁欲的模样,今天竟然会对着她的老师各种放电,Gen表示没眼看也不敢看;想想都要吃不下饭了。


享受着Shaw欣赏的目光,Samantha在心里感慨John真是会做人,一下就帮她物色到了她的理想型,看来他和自己老爹Harry的事她是不得不答应了。


Shaw无论是长相身材气质都非常契合她日常的性(哈哈哈)幻想,现在就差一个项目了……


“Sameen,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听着自己班主任能腻死人的嗓音,Gen差点被一口奶油蘑菇汤呛住。


“牙医。”Shaw故意把声音又压低了一些。


Samantha感觉浑身都在颤栗。


还是个医生?!光是脑补Shaw穿白大褂Samantha就要高(阿里里)潮了。


世界上竟有如此完美的人!


注意到Samantha的激动,Shaw有些小得意地调整了一下坐姿,好让自己看起来更帅气一些。


Samantha的眼波流转了一下,“好巧呢,正好我觉得自己有两颗牙齿长得不太好,不知道Dr. Shaw能不能帮我看看?”


“没问题,明天你来我的诊所就行,我随时有时间。”


Gen在一旁大声地咳嗽了一下。


Shaw掩饰性地摸摸鼻子,“呃,我是说,你可以来我诊所找我,我会给你安排一个时间的。”


Samantha支着下巴,睫毛轻颤,“那Dr. Shaw可以给我一张名片吗?”


“当然。”Shaw忙不迭地在上衣口袋里翻找起来,可是掏遍了全身的口袋也没摸出一张名片。


Gen嚼着餐前面包,不动声色地从桌子底下递了一张名片给Shaw。


Shaw惊奇地看了Gen一眼;Gen用口型说“防止迷路”。


Shaw把名片递给Samantha,Samantha在接过名片时,假装不经意地用修长的小指扫过Shaw的手。


Shaw面上看起来非常镇定,但Gen知道Shaw最里面的那张脸皮已经红透了。


啧啧,Shaw真是太久没约会了。Gen在心里吐槽。


 


主菜上来了。


Samantha显得很矜持,吃得很少,但全程都含情脉脉地看着Shaw。


Shaw知道Samantha在看她,切牛排切得那叫一个快狠准,咀嚼时更是刻意让自己下巴线条显得紧绷一些,表情纹丝不动。


Gen只想喝点水;她的海鲜烩饭莫名地很辣。


甜点上来了。


Samantha以一种非常慢的速度,细致又淑女地舔着勺子里的一小块樱桃芝士蛋糕,边吃边发出些微享受的呻(撩啊撩)吟,直到勺子被舔到反光。


Shaw嘴角挂着一丝充满xing趣的淡笑,把一勺冰激凌一口含在嘴里,用犀利的眼神回敬Samantha。


Gen还是想喝点水;她的椰奶布丁甜得过头。


这顿饭口味太重,Gen吃得不多,于是决定回家以后再吃点薯片,以防饿得睡不着。


 


送Samantha Groves老师到了家,Shaw细心地帮Samantha解开安全带,然后赶到副驾驶那边给她开门。


“Aw,你可真绅士。”Samantha歪着头,眼神和声音里满是赞许。


关上车门,Samantha靠近Shaw,在她耳边轻轻吐气,“明天见,Doctor。”


Shaw也不甘示弱,靠近Samantha,两人的唇距离只有一公分,“OK。”


回到车上,Shaw系上安全带,Gen突然发声,对今天的晚餐做了个总结,“又到了交配的季节啊。”


 


 


第二天,Shaw在诊所里心神不宁地给一个新病人拔牙,几次差点把病人的牙龈弄出血。


她本来特地把今天的预约都推掉了,无奈这个新病人很着急,Shaw只能应付一下。


幸好Samantha在上午十点钟时终于出现,Shaw立刻打发了病人,快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尤其是白大褂),以最禁欲的姿态迎接那个牵动她荷尔蒙的女人。


Samantha今天穿得像个领家女孩,可是依然甜美诱人地好似刚成熟的红苹果。


让Samantha在椅子上躺下,Shaw让自己保持专业的态度,平静地检查了一下Samantha的口腔。


“你的口腔很健康,不过确实有两颗牙齿稍微有点不整齐。”Shaw客观地评价道。


注意到Samantha小鹿般的眼神,Shaw赶紧补充道,“当然,你的牙齿还是很漂亮的,并不是必须要整。”


Samantha坐起来,慢慢靠近Shaw,眼神充满了暗示,“所以,Dr. Shaw的意思是,我以后不用来了么?”


Shaw盯着Samantha琥珀般的眼眸,视线直线掉落在了Samantha的唇上。


接着,Shaw迅速地吻上了Samantha。


两唇接触的一刻,Samantha几乎要呻(搞起来)吟出声;Shaw这种主动又霸道的吻简直是让她秒速沦陷。


哦,Shaw还穿着白大褂;Samantha已经要湿了。


这个吻很快就激烈起来,Shaw欺身往前,脚却不小心踹到了一旁的移动医疗仪器架,各种牙医用具散了一地。


“你今天还有事么?”Shaw含着Samantha的耳垂,低沉地问。


“我今天请了假。”Samantha抱着Shaw,娇(滚床啦)喘道。


“那我们转移一下场地吧。”Shaw最后吻了一下Samantha的耳朵,准备去换衣服。


“白大褂别脱。”Samantha拽着Shaw的白大褂,娇俏地眨了眨眼。


 


 


那顿晚餐后的第二天,Groves老师就请了一天的假。


从此以后,Groves老师每天都笑得像是在发(嘿嘿嘿)情。


看着Groves老师荷尔蒙满溢的笑脸,Gen在心里闲闲地盘算着,自己能从这个Shaw的新女友手里捞到多少好处。


Groves老师倒也没让她失望;Gen很快就变成了班里无忧无虑的混世魔王。


Shaw也还算自觉,目前还没在她在家的时候和Groves老师干一些非常gross的事情(如果哪天不幸看到,Gen很肯定自己很久都会吃不下饭)。


而且Shaw也不像以前管她那么严了;Shaw都没发现Gen已经窃听了一整个小区。


不过这两个人交往也有不好的地方;她们的相互影响太明显了。


Shaw现在有时会像个老师一样,对她碎碎念一些大道理,超级烦人,一点也不酷。


Groves老师则变得像个牙医,每天都要提醒她做好牙齿护理,甚至会在学校吃完午饭以后监督她刷牙,简直烦哭了。


所以Gen只好通过从她们那里拿零花钱来缓解自己对这两个烦人精的不耐烦。


其实这一点也不难;只要她们两个在一起,Gen就是把她们的钱包掏空了她们也不会发现。


当然,作为资本主义的先锋队员和接班人,Gen是不会干这种事情的。


 


 


激(啊啊啊)情过后,Samantha忽然抱住了Shaw,轻声说,“我们要不要住在一起?”


Shaw有些惊讶和疑惑地看着Samantha。


“我是说,我不想温存以后还只能一个人入睡……”Samantha别过头去,声音有些委屈。


Shaw当然想要每晚拥着Samantha入睡,但是她不能不考虑Gen,只好有些生硬地说,“会影响到Gen。”


Samantha也猜到Shaw会这么说,却突然有点疑惑,“你怎么会是Gen的监护人?”


“Gen的妈妈是我医学院的同学,因为车祸不幸早逝,Gen又没有其他的家人,于是我领养了Gen。”


Samantha正要感慨Shaw好有爱心,却突然读取到了某些信息,“你和Gen的妈妈,不会是……”


“不不不。”Shaw急忙澄清,“我们只是好朋友,她妈妈比我大呢。”


“我也比你大。”Samantha的眼神已经有了危险的光。


“我的意思是,Gen的妈妈虽然比我大,但是我们只是好朋友,这和你也比我大没有关系。”Shaw着急地辩解着,可惜逻辑一团混乱。


Samantha笑嘻嘻地捏了捏Shaw的鼻子,“我逗你的,看你急成这样。”


发现自己被耍,Shaw马上换了一张脸,翻身压住Samantha,“你知道,豹子是不能随便逗的……”


 


 


对于自己的班主任住进了自己家,Gen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她每天都忙着帮助纽约警察打击犯罪,修习国际间谍的必修课程,也懒得去管两个大人的事。


但是每天晚上,Gen都能听到主卧里传来各种明显有刻意压低却依然不是很轻的乱七八糟的声音。


这两个大人也真是不懂事,明天都是要上班上学的人,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搞出这么多动静,一点也不负责任;她们居然都没想到要给主卧装个隔音板。


然后她们早上也总是赖床,都要Gen去叫她们,还得她准备好早餐,不然所有人都得迟到,或者饿着肚子出门。


她们甚至不记得要去交水电费,要不是Gen早拿了Shaw的信用卡(方便她购买设备),家里早八百年就要停水停电了。


Gen现在终于明白了大家常说的那句话:养孩子真是不容易。





评论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