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格

搂得真紧:(,,ŏ ŏ ,,):
老霉生快!🎂🎂🎂

想看我霉跟狗子fifty shades of kaylor
这个电影的歌都是色气满满,这首也不例外💋

lofter居然要翻墙才能上!

距手术两个小时……

继lupus之后患上patellar chondromalacia,最近是thyroid nodules,这运气也是没谁了。不想再假装
My life is all fine,想要远离这一切,fuck体面工作,fuck正常人的生活,I'm sick,I'm les.

Taylor Swift 1.0版本机器人

Victoredel:

设定:
Taylor是机器人
KK是购买者
全文无逻辑欢脱向









恭喜你获得Kaylor is still real公司发行的Taylor Swift1.0版本机器人,本产品还处于试用阶段,不足之处敬请谅解。

产品介绍:


1. Taylor Swift有三种版本:正常版、癫狂版和稀有珍藏版。至于会获得哪种版本,请邮寄一张自己的照片到公司邮箱。这是个看脸的世界,颜值不够沟来凑。不要抱怨为何隔壁的小红能够得到稀有版本,而你只能得到一张谢谢惠顾,本公司不接受网骗,谢谢!


2. 正常版本附有吉他、猫咪等小道具,无需另外付钱。但是如果想要其演奏音乐的话请购买音乐插件,现价只需1989,全球限量13台,你值得拥有。


3. 癫狂版附有芭蕾舞衣和高尔夫球杆,建议搭配甩头表情使用。芭蕾舞衣版切记不要和舞者放在一起,如果不小心混在了一起,可能导致Taylor心情不好离家出走或者直接进入疯魔化。高尔夫球杆版本不要和自己心爱的汽车模型放在一起,他们没有任何的兼容性,保证你第二天早上起来看见地上全是汽车模型的残骸,外加一个消失不见的机器人。若想体验一把暴力杀人案的发生经过,可以购买高尔夫球杆拓展版:心形蛋糕杀人事件。此版本除了Taylor之外还另增了一哥模型,充分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我还有一个空白墓碑等你来填满。


4. 稀有珍惜版本附有5岁,15岁,25岁的Taylor。你可以和5岁的Taylor一起过家家,也可以和15岁的Taylor体验一把初恋的青涩,还可以和25岁的Taylor一起站上舞台大放光彩。你还在犹豫什么?赶紧把公司所出的所有模拟场景都买回家好好哄哄自己的公主吧!没钱可以卖肾啊!再不济站街也行,能够让公司邮寄稀有版本的妹纸不一定聪明,但是脸一定不会差。现在拨打公司电话还可以享受九折优惠,我的房间已准备好,晚上不见不散。


“嘟……”

“喂,你好,这里是Kayloris still real公司,请问有什么能为你服务的呢?购买请按1,询问请按2,投诉请挂电话,谢谢合作。”

“怎么办,我又想购买又想咨询。”

Karlie Kloss困恼地看着紧紧抱住自己大腿不放的5岁Taylor,她的眼里还含着泪水,显然被对面高尔夫球杆版本的自己吓得不清。15岁的Taylor一脸羞涩地躲在芭蕾舞衣版本身后,露出两只漂亮的眼睛偷瞄着自己,丝毫不在意跳舞版自己乱挥的胳膊,还不时在纸上写写画画。正常版的Taylor抱着吉他忧郁地唱着歌,她低着头在思索什么,手指动阿动的,可惜白纸被少女版抢了。她试着抢回来,可是少女版有稀有加成,她怎么都碰不到,只好一个人默默蹲在角落弹吉他。25岁的Taylor站在自己的专有舞台上,脚边放了一个被插的支离破碎还留出鲜红液体的心形蛋糕,饶有兴趣地观看杀人事件。看到精彩的时候她还捂住眼睛,从手指间的缝隙里偷看,嘴里一边惊叹一边摇头惋惜。

Karlie感觉自己的肩膀一沉,脸上还被毛茸茸的尾巴扫过。低头一看,原来两只猫占据了左右肩膀的位置,正趴在上面打盹。Karlie叹了一口气,还是按下了“2”。

“现在为你转入人工服务,请稍后。”

Karlie在心里默数“3,2,1”,电话另一端果然想起了一个疑似30岁离婚的抠脚大汉的声音。

“有事儿快说。”

“你好,我在你们家购买了TaylorSwift机器人全套,她们现在互相捉弄怎么办?”

“我们公司什么时候出过全套了?”

“额。”Karlie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她找了好多朋友才凑足的全套,期间被嘲笑了无数次,还被认为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我太喜欢Taylor了,所以想办法买齐了。”

“稀有版本也买了?用的你的照片?”

Karlie不明白对方问这个的用意,但还是回答:“的确是我自己的照片。我发了之后的第二天你们就寄过来稀有版本,里面好像还有一张名片,不过被Taylor捅出了好几个窟窿看不清楚了。”

“没事没事,现在来我办公室我教你如何处理这种情况。我会认真地、仔细地手把手教你,还会免费附赠一些小经验哦。”

“真的吗?太感谢你了!”

Karlie记下地址挂断了电话。她一把抱起5岁的Taylor,将两只猫赶进笼子里,开心地大喊:“姑娘们,我们一起出门吧。”

所有的Taylor都停下手中的事聚集在Karlie身边,拥簇着Karlie出门去。

第二天,Kaylor isstill real董事长换人,前一任因为猥亵不成反被痛殴致死,阿门。


END

Oh my little cat

Traaaaaaa:

兽化AU


【从原始人(并不)群中脱离里回来的人脑洞已经出问题啦






(一)


Root想要一只宠物。


不是寻常的那种毛茸茸温顺的猫猫狗狗。


她想要一只像Finch的大型宠物Reese那样的宠物。


虽然这听起来对Reese来说不是很有礼貌。




(二)


Root一直是个无神论者,也许她这辈子最大的信仰也只是Harry的机器了。


但也许机器是在感谢Root的感情,她和Reese在雨林捣毁一个犯罪团伙的时候捡到了一只受伤的云豹。


女人盯着的受伤小豹子身上云状的暗色斑纹看了半天,对着Reese神经兮兮地笑着说我要养她。


她?


好吧,这是母豹子没错,可是养她?


Reese的太阳穴都突突地跳了起来。




(三)


Reese当然拗不过神经病女人,他们带着这只像极了史前剑齿虎的小东西偷渡回了纽约。


Finch吓坏了,但还是私下请了最好的兽医来取嵌在小豹子身体里的子弹。


Groves小姐你这是在犯罪。


他看着女人望着小豹子热切的笑脸,只敢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一边转过身去瞪着Reese。


后者对他露出了一个非常无辜的表情。




(四)


Root把小豹子称为小猫咪Sameen。


小喵咪伤好得很快,并且奇迹般的,她没有咬开Root的后颈,只是在Root靠近她的时候轻而易举用利齿撕碎了几件皮衣作为警告。


Root为此开心得几乎把自己的家装修成了热带雨林。


虽然她讨厌空气里闷热的水汽。




(五)


小猫咪喜欢吃熟食。


Root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是有一天Reese拉着Finch跑到她家来烤肉。


回过神来的时候Reese烤好的一大块牛肉就被Sameen抢走了。


猫科动物的面部神经甚少,但吃下去烤肉的Sameen绝对是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Finch都忍不住取下眼镜揉了揉眼睛。


今天的小猫咪依然没有把她们当成捕食对象。




(六)


最近Root总觉得家里有被动过的痕迹。


出任务回来,或是半夜三更醒来,总觉得有家具轻微的移动了位置。


Sameen这个时候总是事不关己悠闲地趴在特制树枝上。


Root要是看她久了,她就会对Root露出獠牙,仿佛想要把活体食物撕碎。




(七)


云豹本来就是非常捉摸不透的生物,几乎没有人见过野生云豹的样子。


甚至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独居动物。


所以Root也无法知道被自己圈养的这只小猫咪到底是不是一只正常的云豹。


比如说她现在正用尾巴倒勾住树枝自娱自乐。


Root觉得自己大概可以改行当一个云豹行为研究学家。




(八)


哦对了。


Root有说过吗,小猫咪那几乎和身体一样长的尾巴简直美极了。


但是她一作势要靠近她的时候,那边得小家伙总会龇牙咧嘴露出獠牙。




(九)


小猫咪Sameen。


作为体型最小的大猫,她毫无疑问有着最健美的身材。


每一块肌肉牵动的样子都是美和力量的完美融合。


精壮,强大,充满力量。


每当她在树枝上穿梭或是匍匐前进的时候,Root总幻想她如果是人类的话会有多完美。


Root为此着迷。




(十)


非法圈养濒危动物对于Root来说当然没有任何良心上的不安。


在看到Sameen几乎要发出呼噜声的惬意模样之后,Root也打消了怕小猫咪离开了丛林会寂寞的念头。


而且至始至终小猫咪Sameen都没有伤害过Root。


无论有多少次她看起来都像是要暴起伤人。




(十一)


Root在和黑帮交火的时候受了不算轻的伤。


她随手包扎一了下就赶回了家----她还没有给小猫咪准备晚餐呢。


然后她就看见了家里沙发上靠着一个黑发躶体女人。


女人用她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她,仿佛要把她吸进去。




(十二)


女人站起来甩了甩本来缠在腰间的尾巴。


强有力的尾巴把空气扇得呼啦啦作响。


女人吸了吸鼻子。


Root回来早了,还带着血腥味。




(十三)


“我是Sameen Shaw,有人伤害了我的猎物吗?”


Root在晕过去前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正如她想象的那样,低音,性感,美味,可口。




(十四)


小猫咪说她是她的猎物?


哦,去她的。


这重要吗?






【little moments的翻译慢慢来,之前赶工出了一些错很是不好意思。鞠躬

Pet-01

詩人Darwin:

这个世界还是存在奴隶制,只不过奴隶变成了人们口中的宠物。




---------------------------------------------------




这是第三次半夜Taylor把Karlie送进急诊室。约会进行到一半被叫回家,看到自家Pet躺在地板上抽搐口吐白沫,为此Taylor又辞掉了新来的保姆。


今晚出门前她还特意交代新保姆不要给Karlie乱吃东西,晚餐约会刚进行到一半,当手机上闪烁着自己家号码的时候,Taylor心里咯噔了一声,不小心就把手边的叉子弄掉了。


约会对象很贴心也非常绅士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Taylor接完这个电话已经无心继续约会。她冲对方抱歉地笑了笑,表示自家Pet好像吃坏了东西。对方给了个了然的表情,Taylor也觉得这个理由逊爆了,估计对方已经认为她不满意他们之间的约会所以随便找了个借口。


Taylor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结很久,抓起包就往门口走。她用电话联络自己的保镖用最快的速度把车开过来,最好能赶在狗仔围堵她之前。好在保镖的速度够快,蹲守在餐厅外的狗仔没有反应过来她就已经上了车。


 


“你给她吃了什么?”Taylor在电话里质问自己的保姆,一想到Karlie现在的状况就头疼。


“我我我...晚餐我按您的交代给她吃了一点鸡胸肉还有水果。她吃完就回了房间,我一直待在客厅。”


“那她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Taylor在电话里质问自己的保姆,又不断催促保镖把车开的快一些。在媒体前冷静自持的Taylor,每次碰到Karlie的事情总是很容易抓狂。


“她那时候下楼说要喝水,我听到声音的时候她...她已经倒在地上了...我也不知道...我明明很小心的。”保姆的语气几乎快要哭出来。


上次是猕猴桃,上上次是牛油果,这次是水。好呀,看样子自己的Pet什么都不能吃。


Taylor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久。“医生来了吗?”相较于Karlie突然病倒的原因,她更关心Pet现在的情况。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到底来了没有!”Taylor提高音量近乎于抓狂。


“Karlie小姐不允许我叫救护车,她说要等你回来。”保姆在电话那头回答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哆嗦。这估计是她做过最难搞的一份工作,谁说在超级歌星家工作会是一种幸运?


 


——该死的Karlie Kloss。


Taylor在电话里咒骂一声。


 


司机还没有把车停稳Taylor就拎起裙子往楼上跑。她有点后悔今天出来约会的时候选了一双跟颇高的高跟鞋,也许穿平底鞋能跑地更快一些。保姆帮她打开门,Taylor径直从她身边跑过去。她在地板上看到Karlie,平时气焰嚣张的Pet正蜷缩在那里不断颤抖,身边有一摊呕吐物。


“Karlie,Karlie...你还好吗?”Taylor语气很担忧,她小心翼翼地抬起Karlie的头,挪动身体让对方能靠在自己怀里。她想让Karlie舒服一些,但现在Karlie基本说不出话,浑身被汗水浸透,只能紧紧抓住Taylor的手。


“你站在那里干嘛!叫救护车呀!”Taylor冲保姆吼了一句,“还需要我教你怎么拿起电话吗!”


畏畏缩缩的保姆吓了一跳,保镖已经及时赶到。


“去医院!”Taylor对自己的保镖说,低头温柔地帮Karlie擦去额头的细汗。


 


一连串的检查,医生对Karlie的病因也束手无策,最后只能先进行洗胃。坐在等候室里的Taylor从刚开始焦躁的心情里出来,一股无名之火在她的心底蠢蠢欲动。在送Karlie去医院的路上她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东西,现在冷静下来,巨大的愤怒笼罩在Taylor周围。


第一个被拿来泄愤的就是那个保姆,她甚至不想自己亲自出马,直接让经纪人结算了工资就让对方滚蛋。接着她冲自己的经纪人发了一通火,到底是在哪里找到这样一个废物,连自己的Pet都照顾不好。


最后,她又把怒火燃烧到Karlie那边。今晚让她担心了很久的Pet,接二连三的因为食物中毒进医院到底是怎么回事。


鉴于当事人还躺在病床上,Taylor决定迟一点再找她算账,至少是等到她安然无恙走出洗胃室的时候。


 


“她怎么样?”看到医生出来Taylor迅速站起来。


“病人情况很稳定,身体有点虚弱,我们打了镇定剂,现在她已经睡着了。”


“所以她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我甚至规划了她的饮食。”Taylor问眼前比自己稍矮一些的医生。可能是因为身高的原因让医生感到一丝无所适从,现在的场景就像课堂里老师的质问。他脑袋里飞快的把自己学到的知识过了一遍,幸好护工及时把病人推出来。


“好好照顾她。”医生说完迅速闪到了一边。


 


私人病房里,Taylor坐在病床旁握住Karlie的手。她的Pet还在睡觉,微颤着睫毛好像沉浸在一个甜美的梦里。愤怒在看到Karlie的那一瞬间已经消逝很多,Taylor再次起身检查了点滴液的速度之后,又坐回了椅子上。


不知道是不是病房里昏暗的灯光,还有夹杂着的那些消毒水的味道让自己恍惚。这种感觉让她突然想到过去一些很久远的事情,也就是十几年前,她第一次见到Karlie的时候,见到属于自己的这只可爱的Pet的时候。


 


那天天空蔚蓝,Taylor牵着爸爸妈妈的手,身上穿着自己最爱的裙子。他们要去Pet交易所,父母答应她七岁的生日礼物是属于她的Pet。邻居家的姐姐比Taylor大一个月,看着对方春风得意地引着属于自己的Pet趾高气扬的模样,Taylor是羡慕的。


穿着黑色西装的一位姐姐接待了他们,然后把他们带到一个宽敞的房间。所有的东西都是白色的,包括站成两排供他们挑选的Pet,有孩子也有成年人。一般像Taylor这么大的孩子都会选择跟自己年龄相仿的这种。


Taylor快速向四周扫视了了一遍,没有找到让自己满意的Pet。他们都不够漂亮,这是一个七岁小女孩的想法。


在生日前的一个星期爸爸突然宣布了她的生日礼物,就在晚餐的饭桌上。那时候她正在跟母亲谈论pet的事情,Taylor用祈求的语气希望自己能拥有一个。但她妈妈告诉她这不可能,她说自己是虔诚的基督徒,相信世人平等。当父亲突然开口许诺她能得到属于自己Pet的时候,Taylor开心的几乎要疯掉,根本不顾这是在餐桌上,离开自已的座位跳着欢呼起来。


“她太小了。”母亲责怪父亲的擅作主张。


“哈哈哈。”喝了点酒的父亲脸颊泛红,“这可能能让她知道什么是承担责任。”Swift先生沿着长餐桌蹒跚走到Taylor面前蹲下来,抚摸着她的金发。“我相信我们的女儿会是一个善良的人。”


 


一直到入睡Taylor都很忐忑,她怕自己母亲成功说服父亲,这种忐忑延续到自己生日的当天。就算这样Taylor还是偷偷用零花钱买了一个项圈,上面印着自己名字的首字母。她认真地整理了自己的房间,把玩具都好好收拾起来,想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妈妈她做好了迎接自己Pet的准备。


因为最近几起Pet袭击自己主人的新闻,母亲还是很担心,始终觉得领养pet会危害女儿的安全。但是看到自己女儿欣喜的表情又不忍心拒绝,她很用心地去挑选这些站在眼前的待选商品。


Taylor觉得这非常无聊,她好奇地环视了一遍四周,被一个小房间吸引。这个房间的门也是白色的,如果不用心看根本不能发现它的存在。


她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移动到了门的旁边,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自己,这才轻轻推开了门。门里很黑,根本没有任何光线。Taylor庆幸自己带了随身的小手电筒,就是一个饰品,还有可爱的卡通形象。


这个房间很大,Taylor往四周照了照,手电筒的光线不足以看清整个房间的模样。


“Hey!”从角落里传来的声音吓得Taylor一哆嗦,她把手电往那边照去,看到了一个被关在黑色铁笼里的小女孩。


“你是谁?”Taylor往前凑了一点,问笼子里的人。


“我叫Karlie,Karlie Kloss。”女孩走到铁笼的最前端。


“你是Pet。”Taylor看着那个女孩,慢慢靠近囚笼。


Karlie点点头。


“你为什么在这里?还有你为什么会有名字?”Taylor觉得不可思议,在她的印象里Pet的名字是跟随主人的。“你之前的主人姓Kloss?”


她们现在只保持着一个铁笼的距离,Taylor伸手摸着铁牢的钢筋。她看到Karlie摇头,然后拉住她的裙摆,“救救我。”笼子里的女孩对她说。


Taylor被眼前发生的一切震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进来的大门就被打开了。母亲焦急地跑过来把她护在怀里退后了几步,远离那个囚笼。Taylor根本没有清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有几个同样身着黑色制服的人冲进来,拿着稍长的电击棒去对付囚笼里的小女孩。


“她是我的Pet,你们在干什么!”Taylor尖叫到。


在场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被电击棒伤害的小女孩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我要养她!”Taylor指着Karlie跟自己的母亲说,又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我要养她。”


“这...”接待她们的女士欲言又止,“这不符合规定,外面的那些才是我们出售的。”保持标准笑容的女士走到Taylor面前想牵着她离开,Taylor只是厌恶地甩开她的手。“她是我的Pet。”Taylor指着笼子里的Karlie。


 


xxx


病床上的Karlie醒过来,想要抬起自己的手却又浑身酸痛,几次未果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手被Taylor握住了。她艰难地从病床上下来在Taylor身边蹲下,想要把她从椅子上抱起来。


Karlie拔掉了手上碍事的点滴针管,艰难地把Taylor抱到床上盖上毯子,然后心满意足地爬上床躺到对方身边。她圈住Taylor的脖子,对方也很配合地完成这个动作。狭小的病床上Karlie往旁边挪了挪,不希望打扰怀里女孩的美梦。


“晚安,小女孩。”Karlie亲了亲Taylor的脸颊。



靛蓝菌:

【授权转载】

推主昵称fugi,账号为zinc_park。

source:https://twitter.com/zinc_park/status/742305704464154624


511,在公园的锤。

fugi的推文是:“哥哥在这里等着呢,所以尽管尽兴地玩吧。”

四叔心里想的是:“意外地在公园enjoy了起来。”

漫画里其他的字都是小孩子的尖叫。

翻译by 锤总家的根汪 

“fugi说这个镜头实在太伤感了,忍不住动笔了”——Sasori-蠍子

-------------------------------


fugi的POI同人图转载目录


授权及fugi五张肖根作品见: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60b1fe6

情人节短漫及小撒分队: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60b2002

肖根拥吻: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683ca52

肖根床戏:被乐乎屏蔽,放在微博了,点这里

根总&金毛: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6bc389f

肖根牵手耳语: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6be867c

TM小队全员兽人化: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6d77b15

肖根性转: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6dd12c7

掩面哭泣的大锤: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6e7516c

哭泣的根妹&暖锤: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6f16f90

大锤闻根妹发香: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752b0ba

肖根送花: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7aaec35

肖根床戏后续短漫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7bdde53

肖根依偎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7bddec6

Root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83598e3

眼镜肖根: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86c0217

关于肖根的草稿图: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8cf4f86

肖根短漫草稿图: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8d5ee9c

肖根之吻: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8dcf4e2

衬衫锤&连帽卫衣根调情: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8fb72ce

短漫之根总的调教: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905cdc1

fugi试印的一页肖根漫画: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99189f6

肖根的服装设定及身高差: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98fd707

关于Root的睡衣的测试题1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9a9f1cd

关于Root的睡衣的测试题2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9db227d

fugi做的关于肖根的笔记: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9dc7434

很甜的肖根短漫,大锤脑补满分: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9f34328

黑化锤调戏根总: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a501f4c

特工组穿着内衣处理任务&肖根调情: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a856a0f

肖根舌吻: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a8b5a1a

如何拯救被洗脑的大锤&肖根拥抱: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abbac84

大锤嘟着嘴双手按着根妹的脸想吻她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ad13353

“还要什么同人”根妹暗爽脸: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ae91525

根总诱拐小锤回地铁基地: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aefde69

504的大锤: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b09bb63

508的大锤:http://indigo5a2z.lofter.com/post/1d0393b6_b1e4a19

养儿不易(短/完)

GRIMES:

战力up的po猪又来啦~~


这篇是 @六缺一_安灬寧- 点的锤带孩子爱上孩子老师梗 +  @Mors吃了个木瓜 (很久以前)点的牙医锤和老师根的结合体~ (另 @walkingdreams ,这应该算是你想看的带娃梗吧)


其实这两个梗老早就写了,但之前写得不好也没完全写完,今天终于改好了!(机智如我,一篇填两个坑,让我大笑三声)


预警:人物严重OOC!画风严重逗逼


祝食用愉快!端午节快乐!




两个一身黑的一大一小,在一所贵族小学门口站定。


今天是小学开学的第一天。


Shaw有些笨拙地帮身边的孩子整了整头发和衣领。


金发的小姑娘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我都已经七岁啦,何况我可是以后要做国际间谍的人,上个小学而已,根本就是小菜。”


Shaw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Gen实在是太人小鬼大了。


“Stay out of trouble OK? 我下了班就来接你。”


“安啦安啦,我走啦。”


Gen欢快地冲Shaw挥挥手,一蹦一蹦地进了学校。


另一边,一个穿着一身白色洋装,看起来还很小的孩子,伸手拽了拽边上一个穿着西装,身材高大的大叔,“爸爸,你在看什么呢?”


大叔眨了眨眼,蹲下身对着孩子说道,“没什么,宝宝今天第一天上学,爸爸觉得应该给你一个秘密任务,不过宝宝一定要保密,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的秘密任务啊。”


小孩子年纪小,一听到秘密任务就很兴奋,连忙郑重的点头。


男人笑着抱住小女孩,“来,宝宝听好……”


 


Shaw做完最后一台手术,发现已经过了放学时间,匆忙赶去学校。


然而Gen没有出现在校门口。


有些担心地跑到Gen的班级,Shaw却看到Gen和一个小女孩正低着头站在一个老师面前。


看到Shaw,Gen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被老师抓包后又低下头去。


“发生什么了?”Shaw走进教室。


老师抬起头,刚要说话,却在看到Shaw的时候愣住了。


“额,hello?”Shaw伸手在老师面前挥了挥。


漂亮的女老师一下回过神来,有些涨红了脸,“呃,您是……?”


“我是Gen的监护人。”


“啊,难怪Gen是一个如此可爱的小女孩。”


两个小孩和一个大人齐刷刷地看向老师。


Shaw觉得这句话和眼前应该是正在进行中的批评教育画风一点也不吻合。


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下,女老师伸手,“我叫Samantha Groves,是Gen的班主任。”


Shaw简单地握了一下Samantha的手,“Groves老师,Gen做了什么坏事吗?”


“我可是好孩子。”Gen小声抱怨道,收获了Shaw的一记瞪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啦,就是今天Gen和这位Leila小朋友吵架了。”Samantha甜甜地说,“还有,叫我Samantha就好。”


Shaw微微睁大了眼睛,感觉有些诡异,迟疑着说,“她们为什么吵架?”


“Gen说Leila一天都在跟踪她。”


Shaw翻了个白眼;Gen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


看到Shaw的表情,Gen连忙辩驳,“我是真的被跟踪了一整天,连上厕所她都跟着我。”


看Gen的样子似乎不像是说谎,Shaw转头问那个叫Leila的小女孩,“你为什么要跟着Gen呢?是想跟她玩?”


Leila犹豫了一下,闭着嘴巴摇了摇头。


“我刚才问她,她也一直不说。”Samantha有些无奈地说。


“宝宝~”


“爸爸!”


Leila高兴地跳进了刚走进来的高大男人的怀中。


“John?”


“Hello,Samantha。”名叫John的男人笑得温和,却莫名对Shaw也挑了挑眉。


Shaw感到一阵恶寒。


“你和Harry领养的孩子原来就是Leila。”Samantha有些惊异地说,“你们干嘛不告诉我?”


“给你一点惊喜嘛。”John说着,凑到Samantha旁边耳语了几句,Samantha居然可疑地脸红了。


“嗯,那没什么事我就带Leila回家咯,Leila和老师同学说晚安~”


Leila用稚嫩的声音说“老师和Gen晚安”,就牵着John的大手蹦蹦跳跳地走了。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Shaw有些不满,“这就让他们走了?”


“哦,John已经解释过了,一切都是个误会。”Samantha笑得特别开心,“不好意思耽误了你们的时间,不如一起吃晚饭吧。”


Shaw和Gen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Samantha。


Gen稍稍靠近Shaw,小声说,“就算是误会也该是我来说吧……”


Shaw很赞同,可是Samantha丢了句“我去下洗手间很快回来”就跑了。


“这老师看着挺聪明的,原来脑回路这么奇怪。”Gen无语地撇撇嘴。


“不要随便议论你的老师。”Shaw严肃地教育道。


“不过吧,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Gen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话说我们真的要和Groves老师一起吃晚饭?”


Shaw翻了个白眼,“当然不,人家只是客气一下,等她回来我会跟她说。”


很快,Shaw就被自己愉快地啪啪打脸了。


重新出现在教室门口的Samantha,美得惊为天人。


棕色的大波浪卷发被挽到了一边,弧度完美地衬托着Samantha精致的脸蛋,亮色系的眼妆和唇妆让Samantha看起来明快又妩媚。


更可怕的是,Samantha居然还换了一件精致的黑色长裙晚礼服,深V的领口把Samantha性感的锁骨和胸骨展露无余。


虽然没什么胸,但是这个Samantha和方才普通的人民教师简直判若两人,迷人地让Shaw挪不开眼睛。


露出自己最甜美的笑容,Samantha直勾勾地盯着Shaw,用小奶音问道,“我们可以走了么?”


Shaw完全愣在了原地。


机智的Gen已经看穿了一切,翻白眼加摇头,管自己往外走,“今天晚餐估计得我来点了。”


 


坐在高档餐厅里,Gen像个小大人一样,帮三个人点好了餐。


因为两个大人一直忙着互相眉目传情。


Groves老师Gen暂时不算熟悉,毕竟今天是上学第一天(尽管Groves老师的脑子显然不大正常),但Shaw是医生,性格又冷淡,平常总是一副禁欲的模样,今天竟然会对着她的老师各种放电,Gen表示没眼看也不敢看;想想都要吃不下饭了。


享受着Shaw欣赏的目光,Samantha在心里感慨John真是会做人,一下就帮她物色到了她的理想型,看来他和自己老爹Harry的事她是不得不答应了。


Shaw无论是长相身材气质都非常契合她日常的性(哈哈哈)幻想,现在就差一个项目了……


“Sameen,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听着自己班主任能腻死人的嗓音,Gen差点被一口奶油蘑菇汤呛住。


“牙医。”Shaw故意把声音又压低了一些。


Samantha感觉浑身都在颤栗。


还是个医生?!光是脑补Shaw穿白大褂Samantha就要高(阿里里)潮了。


世界上竟有如此完美的人!


注意到Samantha的激动,Shaw有些小得意地调整了一下坐姿,好让自己看起来更帅气一些。


Samantha的眼波流转了一下,“好巧呢,正好我觉得自己有两颗牙齿长得不太好,不知道Dr. Shaw能不能帮我看看?”


“没问题,明天你来我的诊所就行,我随时有时间。”


Gen在一旁大声地咳嗽了一下。


Shaw掩饰性地摸摸鼻子,“呃,我是说,你可以来我诊所找我,我会给你安排一个时间的。”


Samantha支着下巴,睫毛轻颤,“那Dr. Shaw可以给我一张名片吗?”


“当然。”Shaw忙不迭地在上衣口袋里翻找起来,可是掏遍了全身的口袋也没摸出一张名片。


Gen嚼着餐前面包,不动声色地从桌子底下递了一张名片给Shaw。


Shaw惊奇地看了Gen一眼;Gen用口型说“防止迷路”。


Shaw把名片递给Samantha,Samantha在接过名片时,假装不经意地用修长的小指扫过Shaw的手。


Shaw面上看起来非常镇定,但Gen知道Shaw最里面的那张脸皮已经红透了。


啧啧,Shaw真是太久没约会了。Gen在心里吐槽。


 


主菜上来了。


Samantha显得很矜持,吃得很少,但全程都含情脉脉地看着Shaw。


Shaw知道Samantha在看她,切牛排切得那叫一个快狠准,咀嚼时更是刻意让自己下巴线条显得紧绷一些,表情纹丝不动。


Gen只想喝点水;她的海鲜烩饭莫名地很辣。


甜点上来了。


Samantha以一种非常慢的速度,细致又淑女地舔着勺子里的一小块樱桃芝士蛋糕,边吃边发出些微享受的呻(撩啊撩)吟,直到勺子被舔到反光。


Shaw嘴角挂着一丝充满xing趣的淡笑,把一勺冰激凌一口含在嘴里,用犀利的眼神回敬Samantha。


Gen还是想喝点水;她的椰奶布丁甜得过头。


这顿饭口味太重,Gen吃得不多,于是决定回家以后再吃点薯片,以防饿得睡不着。


 


送Samantha Groves老师到了家,Shaw细心地帮Samantha解开安全带,然后赶到副驾驶那边给她开门。


“Aw,你可真绅士。”Samantha歪着头,眼神和声音里满是赞许。


关上车门,Samantha靠近Shaw,在她耳边轻轻吐气,“明天见,Doctor。”


Shaw也不甘示弱,靠近Samantha,两人的唇距离只有一公分,“OK。”


回到车上,Shaw系上安全带,Gen突然发声,对今天的晚餐做了个总结,“又到了交配的季节啊。”


 


 


第二天,Shaw在诊所里心神不宁地给一个新病人拔牙,几次差点把病人的牙龈弄出血。


她本来特地把今天的预约都推掉了,无奈这个新病人很着急,Shaw只能应付一下。


幸好Samantha在上午十点钟时终于出现,Shaw立刻打发了病人,快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尤其是白大褂),以最禁欲的姿态迎接那个牵动她荷尔蒙的女人。


Samantha今天穿得像个领家女孩,可是依然甜美诱人地好似刚成熟的红苹果。


让Samantha在椅子上躺下,Shaw让自己保持专业的态度,平静地检查了一下Samantha的口腔。


“你的口腔很健康,不过确实有两颗牙齿稍微有点不整齐。”Shaw客观地评价道。


注意到Samantha小鹿般的眼神,Shaw赶紧补充道,“当然,你的牙齿还是很漂亮的,并不是必须要整。”


Samantha坐起来,慢慢靠近Shaw,眼神充满了暗示,“所以,Dr. Shaw的意思是,我以后不用来了么?”


Shaw盯着Samantha琥珀般的眼眸,视线直线掉落在了Samantha的唇上。


接着,Shaw迅速地吻上了Samantha。


两唇接触的一刻,Samantha几乎要呻(搞起来)吟出声;Shaw这种主动又霸道的吻简直是让她秒速沦陷。


哦,Shaw还穿着白大褂;Samantha已经要湿了。


这个吻很快就激烈起来,Shaw欺身往前,脚却不小心踹到了一旁的移动医疗仪器架,各种牙医用具散了一地。


“你今天还有事么?”Shaw含着Samantha的耳垂,低沉地问。


“我今天请了假。”Samantha抱着Shaw,娇(滚床啦)喘道。


“那我们转移一下场地吧。”Shaw最后吻了一下Samantha的耳朵,准备去换衣服。


“白大褂别脱。”Samantha拽着Shaw的白大褂,娇俏地眨了眨眼。


 


 


那顿晚餐后的第二天,Groves老师就请了一天的假。


从此以后,Groves老师每天都笑得像是在发(嘿嘿嘿)情。


看着Groves老师荷尔蒙满溢的笑脸,Gen在心里闲闲地盘算着,自己能从这个Shaw的新女友手里捞到多少好处。


Groves老师倒也没让她失望;Gen很快就变成了班里无忧无虑的混世魔王。


Shaw也还算自觉,目前还没在她在家的时候和Groves老师干一些非常gross的事情(如果哪天不幸看到,Gen很肯定自己很久都会吃不下饭)。


而且Shaw也不像以前管她那么严了;Shaw都没发现Gen已经窃听了一整个小区。


不过这两个人交往也有不好的地方;她们的相互影响太明显了。


Shaw现在有时会像个老师一样,对她碎碎念一些大道理,超级烦人,一点也不酷。


Groves老师则变得像个牙医,每天都要提醒她做好牙齿护理,甚至会在学校吃完午饭以后监督她刷牙,简直烦哭了。


所以Gen只好通过从她们那里拿零花钱来缓解自己对这两个烦人精的不耐烦。


其实这一点也不难;只要她们两个在一起,Gen就是把她们的钱包掏空了她们也不会发现。


当然,作为资本主义的先锋队员和接班人,Gen是不会干这种事情的。


 


 


激(啊啊啊)情过后,Samantha忽然抱住了Shaw,轻声说,“我们要不要住在一起?”


Shaw有些惊讶和疑惑地看着Samantha。


“我是说,我不想温存以后还只能一个人入睡……”Samantha别过头去,声音有些委屈。


Shaw当然想要每晚拥着Samantha入睡,但是她不能不考虑Gen,只好有些生硬地说,“会影响到Gen。”


Samantha也猜到Shaw会这么说,却突然有点疑惑,“你怎么会是Gen的监护人?”


“Gen的妈妈是我医学院的同学,因为车祸不幸早逝,Gen又没有其他的家人,于是我领养了Gen。”


Samantha正要感慨Shaw好有爱心,却突然读取到了某些信息,“你和Gen的妈妈,不会是……”


“不不不。”Shaw急忙澄清,“我们只是好朋友,她妈妈比我大呢。”


“我也比你大。”Samantha的眼神已经有了危险的光。


“我的意思是,Gen的妈妈虽然比我大,但是我们只是好朋友,这和你也比我大没有关系。”Shaw着急地辩解着,可惜逻辑一团混乱。


Samantha笑嘻嘻地捏了捏Shaw的鼻子,“我逗你的,看你急成这样。”


发现自己被耍,Shaw马上换了一张脸,翻身压住Samantha,“你知道,豹子是不能随便逗的……”


 


 


对于自己的班主任住进了自己家,Gen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她每天都忙着帮助纽约警察打击犯罪,修习国际间谍的必修课程,也懒得去管两个大人的事。


但是每天晚上,Gen都能听到主卧里传来各种明显有刻意压低却依然不是很轻的乱七八糟的声音。


这两个大人也真是不懂事,明天都是要上班上学的人,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搞出这么多动静,一点也不负责任;她们居然都没想到要给主卧装个隔音板。


然后她们早上也总是赖床,都要Gen去叫她们,还得她准备好早餐,不然所有人都得迟到,或者饿着肚子出门。


她们甚至不记得要去交水电费,要不是Gen早拿了Shaw的信用卡(方便她购买设备),家里早八百年就要停水停电了。


Gen现在终于明白了大家常说的那句话:养孩子真是不容易。